美术论坛网  |  巴蜀画派  |  中华美网 客服电话:028-68905515 [设为首页] [帮助中心]
美术论坛网
 
 
当前位置:美术论坛网 > 名家 > 正文

张晓刚: 我不愿意做一个前卫的艺术家

时间:2014-01-10 17:06来源:中华美术杂志 作者:付宇佳 点击:

 

中国传统和我们今天的艺术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

 

“传统就在中国艺术家的血液里,你想摆脱也摆脱不了。我们的艺术教育一直以来,其实都欠缺中国美术史的教育,大部分艺术家对中国传统艺术的认知很少。我现在在看《中国美术史》,但其实看到后来,我们会发现,我们回避不了传统这个问题,但作为一个艺术家,也不能生搬硬套中国的传统元素,否则会显得更加肤浅。”一直以来被定义为当代艺术领军人物的张晓刚难得一见,却坐在成都自由的夜色里,向我们娓娓道出他愿意做一个保守的艺术家,而并不只是一个纯粹前卫的艺术家的内心体悟。

 

他说自己的身体里有三种血液:摆脱不了的中国传统、西方文明、以及社会主义教育。这三种血液在他的创作中时常交替出现,有的时候传统的特点会突出一些,而有的时候西方特点又更强大一点。“当我意识到自己带着这三种血液的时候,我发现我不用再刻意地去回避中国传统继承的问题了。”因为艺术,本来就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

 

《小海军》(三分之三) 张晓刚 油画颜料于青铜上,112 cm x 62 cm x 56 cm  2013年

 

我现在并不那么愿意提起当代艺术

2013年11月12日的晚上,张晓刚和一行艺术家围坐在一起,欢声笑语中,讨论的却是从他女儿那里学会的一种网络语言:不明觉厉!几个人来来回回说了一圈,有人陡然被惊醒似的提出,这样的网络用词,也是有可能成为一个艺术展览的主题的!看着坐在身旁深沉品酒的栗宪庭老师,也拉回了我的思考,想起刚刚采访中张晓刚说的话,“现在人们一提起当代艺术,就开始谈论观念、观念,我现在并不那么愿意提起当代艺术。今天的当代艺术,好像成了人人都可以在里面做点什么,就能随便忽悠的借口。我们需要大量的能够美化我们生活的艺术家,不需要只做极端或者太过尖端艺术的人。”

 

今天的当代艺术,因为太强调观念,总令人觉得有些不分层次,甚至门槛太低,品质和气质也都有种良莠不齐的感觉。就像张晓刚说的:“好处是它有普及作用,但与此同时,慢慢也会产生把层次高的艺术家往下拉的现象。”这并不是一个有追求的艺术家所希望发生的事情。

 

张晓刚知道自己无论身处如何的处境,都不能放弃对美的信仰。他说:“最近做展览的时候,我有一个感受,这几年大家都在做观念艺术,包括我自己在2009年的时候,也在做一些其他材料的作品——图片、装置、雕塑,甚至在不锈钢上写日记。2010年开始连续地做一些综合材料的作品,直到2011年休息了一年后,才开始觉得要回到绘画本身来做展览和创作。”

 

艺术和传统,都是一种活着的文化,总是在不断地更新血液,有生命力地循环着。张晓刚经常会给自己提出新的要求,也经常叩问自己的内心,对艺术,是否还有新的思考?“我现在很多的想法都是为了展览而作,主要是有一个展览的构想和计划,但我又不想简单地以展览作为一个依托,简单地让自己的作品被卖出去,我觉得这样对我而言,还不够。”他认为既然要做一个展览,就要给大众一个新的东西,一种发自内心的涵义,要回到绘画的本源,而不只是停留在一种简单的观念上。

“画了这么多年了,总得有个理由

2012年的展览,张晓刚突然不想再按照原有的计划去创作,他渴望换一种方式,回到一个传统的方式,回到最初画画的一种状态。也就是说,“我要画什么,是听从我的身体的感觉。而不是听从大脑的智慧,不是思考以后的绘画,而是想画什么,自己手上是有记忆的,跟着身体的感觉去画画,跟着身体走。”

 

这对于张晓刚而言,可能更多的是一种回归。

 

“画了这么多年了,总得有一个理由,想想自己为什么要画画?想画什么?”诚如艺术家为何而艺术。

 

《四个儿子》 张晓刚 布上油画,300 x 500 cm 2012年

张晓刚认为:“在今天这个时代,绘画已经是一种非常保守落后的方式,而我为什么还要在这个时代画画,如果我认为自己是一个前卫艺术家,当代艺术家,我是不是应该放弃画画,但这始终要听从内心的召唤。”

 

“我跟着我的身体走,我画一个人物的时候,用什么颜色、笔触,都是跟随人物要表达的感觉走,跟着自己的身体感觉。而并不是预先设定的。艺术家永远摆脱不了的不是一种题材,而是始终关联着自己的创作情感,在下意识里就会跟着这个感觉走。所以最后跟着身体走的结果,是发现自己是个很有方向感的人,而且画风不会跳跃得太遥远。”

 

跟着身体走的感觉,是一种体验式的语言。

 

“我做一件观念性的艺术,我可以自己不去触摸这个东西,我将自己的观念、手法都传达给其他人,交给他们来做,让他们来帮我实现;但我是一个画家,我自己用手去创作,用什么画笔,用什么颜色,一涂一笔,我的手感,作品的大小、圆润、方正,都跟我的身体有关。这个时候,我的身体跟画布之间形成一种亲密的关系,这种关系区别于他人的一种感受。在今天来讲,我要追求的是我的画面感觉跟其他人的不一样,就像每个人的感觉不一样,这个时候,就是身体感觉不同的体现了。”这也正是一个画家最初开始画画的状态,艺术创作最传统的状态。

 

《红梅》 张晓刚  布上油画,200 x 300 cm  2011年

艺术不一定是正确的

对于张晓刚而言,他已经不再是停留在寻找自我的状态,而是去不断地让自己有活力、有动力、有感觉地去做艺术,不是简单地去依赖于一种习惯,或者模式去做艺术。“我可能野心更大一点,我还是希望能够活到老,做到老。我是开放的,我不排斥新鲜的创作。我也可以同时进行几条线创造,一条线做绘画,一条线做雕塑,还有一条线做材料,甚至也可以有影像方面的,比如在图片上写文字,就像中国古代的书画同源,用文字和绘画结合到一起去实践自己的艺术。”

 

所以他认为判断艺术的标准也是多元的。张晓刚用手指了指天,“好的艺术和好的艺术家的衡量标准,在上帝的手里,在时间的手上。”通过一定时间,大家自然就会知道,原来什么样的人,才是好的艺术家;什么样的作品,才是好的作品。而艺术,不论好与坏,它不一定是正确的。

 

他的展览,抛却不了对记忆的思考。

 

情感和记忆始终是张晓刚艺术创作中的主线,他的记忆有关于文化的记忆,家庭的记忆和个人生活记忆。代表文化记忆的梅花原本就是中华民族精神象征的代表,他的《遗忘之书》、《红梅》、以及《车窗-红梅》等作品中,恰如其分地表现了中国文化的经典,和那个时代的感染力;而小时候对于一套白衬衫的渴望,便也成为了他艺术创作的原动力。

 

“今年三月在纽约佩斯画廊的展览突破了画廊五十年来最具影响力的记录。这是一个纯粹的雕塑的展览,雕塑里面包含了很多技术性的内涵,我并不熟悉,我在想这个雕塑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找到一种以绘画的方式去做雕塑,我自己能够想到的是,绘画立体化。我希望我的雕塑是一次性完成的,通过绘画以后,人的痕迹留在了雕塑上,也让记忆留存。”

张晓刚总是在形式上尝试不断的变幻,内心却始终有一个自我的探索在其中,挖掘着同一个主题的各种可能性。如他自己所说“用另外一种方式去接触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其实这中间都是有关联的,具象的、抽象的,万变不离其宗。艺术跟人本的关系要多一些。如果艺术仅仅是一种智商的游戏,对我而言,远远不够。我希望把人的情感和体验灌注到作品中去,形成一种作品的气质。这里面可能包含的知识结构、或者观念、或者文化背景,或者影响力也好,在同一个基础上,塑造自己的文化气质,这种气质是需要通过个人去体现的,我觉得这是中国传统文人的一种内涵,这种内涵才是能够打动人的,我可能不是太喜欢纯粹的观念艺术,我希望有人文气息的艺术。”

 

而当面对“在英国T&H出版公司刚刚推出的《定义我们时代的100件艺术品》一书中,张晓刚作为中国当代艺术的标志性人物入选。”这样的消息时,张晓刚毫不掩饰自己的高兴,但也强调了自己的个人身份。“首先我是张晓刚,人们在挑选合适的作品时,不会是按照国籍选择,而是以作品说话。其中有我一个中国人,我当然是高兴的。但我不设定自己是哪里人,我生活过的地方都对我有意义,每一个有情感的地方,都值得被珍惜。我想艺术家也不必给自己假设一个必须要去完成的使命。”

 

“艺术家必须要自由。”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面带笑意,两手从裤袋中拿出来。“艺术家到一定时候,他的故乡就是他的一个资源,而不是他的身份,他的身份是他个人。艺术家最后还是靠作品来说话。”

 

张晓刚乐意回顾经典,他耳熟于贝多芬的《第一交响曲》,而当他前几天跟朋友黄专一起去听维也纳音乐会现场的时候,他才恍然,那首曲子是贝多芬26岁时所作,他说:“我们这么多人,都在安静的听一个年轻小伙写的曲子,我很感慨。好的艺术总是能够打动人的,并且是需要一定技巧的,不那么简单。我们平常说的技术性包含着对艺术的把握,融会贯通,好的艺术除了打动人,也还有真正丰富的技巧。艺术家之所以为艺术家,他的个人,就是他的身份,也就是他与众不同的经验。”言语中,张晓刚突然又变得沉默,似乎又在思考着什么。

 

 

相关文章
 
 精彩图集
 
 
 热文排行
 
Copyright 美术论坛网 2003-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5205137124号 咨询电话:028-68905515 68905519
地址:成都市高新区天泰路368号中国三峡大厦8F,邮编:610041
Powered by aspzjz Code © 四川省巴蜀画派促进会 技术支持:易龙网络